啊 啊 再深点 校园小黄文纯肉污到你湿 自己脱了衣服腿

我叫朔瞳雪,在古玩街开了一家古玩店,名为“灵馆”,跟别的古玩店不同的是,我们店里经营的,除了平时买卖古玩,还有就是……给人配阴婚,店里大多数的东西都是用来缔结阴婚的道具。 https://www.yaLishihua.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200.jpg 所谓阴婚,也被称为冥婚,即鬼与鬼,人与鬼之间的姻缘、是为死去的人找配偶。有的少男少女在定婚后,未等迎娶过门就因故双亡。老人们认为,如果不替他(她)们完婚,他(她)们的鬼魂就会作怪,使家宅不安。因此,一定要为他(她)们举行一个阴婚仪式,最后将他(她)们埋在一起,成为夫妻,并骨合葬,免得男、女两家的茔地里出现孤坟。 除此之外,男女定亲后,若婚前男子死亡,女子也要出嫁成亲,拜堂时由亡夫姐妹抱“神主牌”和新娘举行婚礼。新娘从此终身苦守空房,称上门守节、未婚守孝。有的女子不愿上门守寡,另嫁男人,但人们认为是第二次婚姻,是“断线女子”。婚后年节要为她的所谓“前夫”祭祀亡灵。老人们出于疼爱、想念儿女的心情,认为生前没能为他(她)们择偶,死后也要为他(她)们完婚,尽到做父母的责任。 这便是,灵馆所做的生意。 “一入灵馆,与鬼结缘,以血为契,我既为你。”双目微微眯了眯。 坐在我两侧的一对男女,是今天的主角,他们在一个月前因为车祸离世。他们身边的,是双方的父母,这对男女在半年前订婚,本来是预计今天结婚的。 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对穿着大红嫁衣的人偶,两个人偶身上身上都贴着红页,上面写着“新娘”,“新郎”的大字。在女人的手上,握着一个凝结的玲珑蝴蝶。 “双方都没有意见是吗?”我跟个媒人似的问道。那一对男女看向我,点点头。“即使以后争吵,分歧,也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再次点点头,表示不会后悔。 “好,既然如此。”牵着两人的手放在玲珑蝴蝶上,幽兰的灵气渗入,两种气息相连。“礼成。恭喜你们。” “这就好了吗?”双方父母忙问我。 “后续就交给你们来完成了。”我笑了笑,“回去把聘礼和假装准备好,烧给他们,把人偶一起烧掉,将燃烧剩下的灰烬跟骨灰合在一起,之后合墓就可以了。” “好好好。”父母忙拿出红包忘我手里塞,“谢谢您了,谢谢大师啊。” 捏着厚厚的红包,我不做声的收下,“既是大喜,就不要愁眉苦脸的。” “是是是,应该的。” 把人送出去,两只鬼也手牵手的对我鞠了一躬,我看着他们,有些羡慕,世间能有多少人能够生死不离,不离不弃的。“祝你们幸福。” 外面的天气真是暖和啊。我神了个懒腰。“累死了,终于结束了。” “老板,又有活了。”俊俏可爱的少女从里面走出来,手里捏着一个电话。 “啊?”又来,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了? 跟女孩差不多样子的少年忽然冒出来,“姐,是什么任务啊?又是配阴婚吗?” “是啊,据说对方家的儿子英年早逝,想给他配个阴婚。”明玉点点头。 啧,我嘴角抽了抽,“这是要我们自己去给他物色结婚对象啊,这种事最麻烦了,老是一言不合就发飙。” “嗯,是这样的。”明玉点点头。 “诶?我要去我要去,老板这次一定带我啊。你都好几次没有带上我一起去了。”明青缠了上来。 明玉倒是无所谓。“那你们去吧,我看店。有事打电话。” “好吧。”我直起身子,站起来。“玄零,走了。”玄零可是居家旅行,出门必备的。 前脚刚走,店里就来了客人,这是一个三十岁左右带着眼睛的斯文男人,擦身而过的一瞬间,这个男人身上传出了一种,让我都感觉到颤栗的气氛。 “老板,怎么了?”见我不动了,明青也退了回来。 “刚才那个人……”我皱皱眉。 “刚刚那个人好像进了店里。”玄零也扭头看了看。又看向我,“大概是做生意的,要回去看看吗?” “去看看。”我想也没想的直接扭头回去,但是没有进去,那个人身上的感觉让我怪怪的。不太想靠近他。 在门口就停下来了,侧了侧身,从门缝里看到里面的情况。 男人一进店,目光就定在了架子上的一对玉镯上,晶莹的玉石成色十分好,又因为是古董,所以开价特别高,从到店里为止还没人买下。 “早清的玉镯,成色不错,应该是皇宫内进贡的东西。”男人盯着镯子好一会儿,才开口。“好东西。” 明玉见到有人,立即凑过来,一脸公式化的微笑,“先生您喜欢的话,我帮您包起来。”笑脸迎客。 谁知道那人竟然挥了挥手,“不用了,东西虽好,但是却与我无缘,无缘硬求,只会招惹灾祸。”倒是挺懂的。 “看来先生也是道上的行家,”明玉笑了笑,也不介意,“那先生您随便看,有什么需要叫我。” “不用了,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我是来卖东西的。”男人随意的挥了挥手,“我这里有个东西,想必你们老板应该后悔感兴趣。” “我能问下是什么吗?”明玉笑容冷了几分,不过不高兴归不高兴,生意还是要做,随即又说,“是这样的,我们老板经常不在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