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 啊 太粗了 老公出差后我们

因为曾经是非法赛车玩家,我车技非常厉害,加上那么晚的时间路上车不多,路面畅通,我用了普通人开车三份之一的时间已经把车开到海印路。 只是找三十六号公寓花的时间很长,因为不熟识地形,等找到车位停好车,喊李溪灵,发现李溪灵已经没什么意识,问她话只会嗯嗯嗯无意识地回答。 https://www.yaLishihua.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99.jpg 没办法,我只好扶李溪灵下车,扶进公寓楼。 李溪灵住的公寓楼是临江新建筑,才建成两个月左右,风景非常不错,不过我现在没有心情欣赏风景,事实上我现在看什么都已经觉得晃,我已经快支持不住。该死的白酒后劲非常足,以至于我现在只想找块安全的地方好好睡一觉,管它天翻地覆死人塌荒! 出了二层电梯,我继续扶着无意识的李溪灵走,其实正确来说应该叫拖着,李溪灵老想坐在地上,嘴巴发出嗯嗯嗯很难受的声音,我真想丢下她,但我没有那么无良。 最后我还是凭着本能找到二零一房,又在李溪灵包里翻到门卡打开门,把李溪灵抱进去,里面什么情况我都没有看清楚,直接关上门,坐在地板上面,一阵天旋地转,脑袋一歪就没有了意识…… 不知睡了多久,我裤兜里传来一阵震动,那会我脑袋还非常晕,浑身乏力,所以我只是稍微睁眼看了看,然后又闭上,铃声一直响我都没有再理会,沉沉又睡了过去。 等到我再次醒来,除了还是手机铃声吵之外还有憋尿,我睁开眼睛,随即发现自己的腿很酸很重,看了眼才发现是因为被一颗脑袋枕着…… 这是谁啊?还有,老子怎么睡在地板上了?我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稍微想了想,昨晚所发生的事情才慢慢回到脑海里面,知道眼前的是李溪灵,我伸手去拍李溪灵的脑袋:“李总,醒一醒。” 李溪灵也被铃声吵醒了的,但由于浑身不舒服的缘故,压根不想动,况且还宿醉反应迟钝呢?现在听见傍边有人说话,不免吓了一大跳,随即惊慌地坐起来,揉着眼睛看我,然后看自己的衣着,发现没有异样才松了一口气道:“怎么了?我们发生了什么事?” 不是吧?不记得?我有点无语,撑起来晃晃脑袋道:“昨晚你让我陪你参加聚会,然后我们喝了好多白酒,大概就这样吧,你自己慢慢想,我必须先上个厕所,厕所在哪来着?” 李溪灵随手指着一个方向的一道门,我随即站起来,走过去打开门,立刻一阵强烈的阳光刺进来,那是阳台,厕所竟然在阳台外面,什么破设计? 在厕所舒畅地撒了一泡尿,反复洗了几遍脸,我才感觉自己清醒过来,打开门走出去,同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发现十几个未接电话,而那会,时间显示是下午一点半! 天啊,下午一点半!完了,没有上班,没有请假! 我心慌着冲回客厅,没看见李溪灵在,打开房间门才发现她在床上趴着,姿势尤其奇怪,裙子撩的老高,下半截丰满的臀和性感的小内暴露无疑。春色无边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不过此时此刻我显然没有心情去仔细欣赏一番,匆匆看了两眼便迫不及待道:“李总,现在已经下午一点半,我记得你昨天跟我说过你今天要出差,不出了么?” 李溪灵嗯了一声,没有动,但几秒后忽然整个从床上弹起来道:“啥?现在下午一点半?” 我被她吓了一跳,好几秒才反应过来道:“对,我不和你说了,我要走了,计划书你早点看早点落实……” 说完,我随即往外面走,然而刚捡起自己的包打开门,却愣住了,因为一张脸出现在我的眼前,不是李溪灵的小清新秘书是谁?反应过来,我懒得解释,衣衫不整从李溪灵家里出来,这算怎么回事?还是留给李溪灵自己去解释吧!最后,我在小清新秘书疑惑和不敢相信的目光注视下,匆匆走楼梯离开了公寓。 走在大街上,我一边走,一边给林影儿打电话,因为未接来电全部是林影儿的,不愿意打也得打。 电话接通,林影儿在我说话前破口大骂起来:“杨祖然你死了是不是?昨晚开始打你电话到现在都不接,你敢有点责任心吗?你不想混了直接递辞职书……” 林影儿很火爆,我觉得我要避开这种致命的锋芒,所以口吻温和道:“林总监,你冷静点听我说,昨晚是这么一回事……” 林影儿打断道:“我管你怎么回事,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回来,如果十分钟见不到你,你立刻给我收拾东西滚出劲霸。” “不是,你听我说啊,喂……喂……你丫的,你挂什么电话?” 我把手机放回口袋,两边看了看,有那么幸运,远处有辆出租车开过来,我立刻招手。其实压根没有用,十分钟绝对赶不回公司,我能想到的做法是在车里给林影儿发短信:林总监,我人在海印路,到公司最快都要二十分钟。 短信发出好久林影儿都没有回复,我懒得再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又不是我故意不接电话,昨晚是因为在工作,今天白天则是没有睡醒,而且和李溪灵喝酒算是为公应酬吧?如果这都要被炒鱿鱼,这工作不要也罢! 想通了,我舒了一口气揉起了太阳穴,宿醉,还是很不舒服,这都不知道该怪谁,怪老天爷吧,那么倒霉,竟然碰见明月,这两天地球怎么那么小? 干!难道真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昨天是一种磨砺?我胡思乱想着,车租车已经开到公司所在的大夏门外,我付了钱下车,迅速往大夏里面狂奔,刚好有电梯要上去,我大喊等一等,很幸运有人把正在关闭的电梯门又按开,不过进了电梯看,我却发现里面的五六个男女都用怪怪的目光看我,其中两个还在窃笑。 怎么回事?我看了看自己的穿着,没有脏、没有乱,裤链有拉上,没问题啊!然后又在电梯壁照了照自己的脸,同样很正常,连青春逗都没有一颗。看来不正常的是这帮家伙,反正又不是同一个公司的同事,我懒得理会他们。 电梯到层,我快步走出去,看了前台值班的美眉一眼,刚好美眉把目光投到我身上,笑的尤其古怪和诡异。虽然我想去问问她到底笑什么?但时间真的不允许,已经超过二十分钟,我还是觉得先去见林影儿那个凶婆娘比较明智。 打开公司的大门,我冲进去,乘内部电梯到内部三层策划部的办公厅,在林影儿的办公室门前,快速地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敲门,林影儿在里面冷冷的声音传出来:“进来。” 我忐忑着推开门,发现林影儿咬牙切齿坐在老板椅里,双手撑着办公桌,姿势很霸气,目光则是想杀人全家的感觉。 不就是没有接电话吗?不就是旷工吗?按照制度来处理就是,需要这样吗?怀着疑惑,我准备坐下说话,林影儿先开口道:“让你坐了吗?让你坐了吗?” 我正经站着,露着笑容:“林总监,你听我给你解释,其实是这么一回事,我昨晚把计划书打好已经八点多,去找李总的时候李总跟我说……” 林影儿暴躁道:“说这个做什么?谁跟你计较这个?你给我过来。” 过去?开玩笑,我要敢才行,林影儿那副状态是要揍人,除了这个不接电话和旷工的事情外,我可没忘记昨天在电梯间的强吻,反正我还不想早死早投胎,非但不过去,而且防备着:“林总监,你有话就说,那是你的私人地带,我不方便过去。” 林影儿蹭地站起来,移动鼠标点击了几下后把电脑屏幕转到我这边。就看了一眼电脑屏幕,我已经感觉整个世界天旋地转,瞬间明白过来刚刚在电梯间那些家伙到底窃笑什么?还有前台美眉古怪而诡异的笑容代表什么意思。屏幕里竟然是大大的一张我在电梯间里抱着林影儿一条腿强吻她的照片,而且还配上几句不堪入目的旁白…… 这是谁的杰作?至于这样吗?不对,这是在李溪灵公司大夏电梯间发生的事情,怎么流传到劲霸这边来了?天南地北两座独立的大夏,难道内部系统联网?扯淡吧? 立刻的,我把心里的疑虑说了出来,林影儿听完以后大吼道:“白痴看,你管它怎么来的,我愤怒了,都是你惹的祸让我丢尽颜面,整个大夏所有公司都看见这张照片了……”林影儿抓起笔筒砸了过来! 我的妈呀,幸好我闪的快,不然头破血流还算轻的!我随即道:“林总监,你冷静点,别激动,有话好好说,这事总要搞清楚吧?你现在杀了我也是于事无补,而且我不觉得我有错,你攻击我还不允许我反击吗?”说完,我退开几步站在文件柜傍边,必要时打开文件柜门,那是一面现成的好盾牌。 果然,林影儿再次攻击,拿的武器是茶杯,用力就砸了过来,我快速打开文件柜门,茶杯遇到阻隔瞬间掉在地上,碎开了好几片。 “你敢动我的文件柜?我看你是活腻了……”林影儿从办公桌后面转出来,蹭蹭蹭往我所在的方向走来。